主页 > 大地彩票app娱乐 > >及至下一次展露身形之时赫然已经是正午时分
大地彩票app娱乐

及至下一次展露身形之时赫然已经是正午时分

时间:2018-05-07 13:40供稿单位:织梦58打印字号:

 
    云扬的心中只能有我一人,绝不可再有他人!
 
    云扬的心已经渐渐成为雷动天的执念,只是这点雷动天尚不知晓,云扬就更不知晓了!
 
    “既然是弟妹遇险,自然是非救不可的,云兄弟你即刻前去营救吧,为兄在你离开之后,也会即刻启程,不会让你有后顾之忧,首尾难顾。”
 
    雷动天果断道,兀自不忘表明自己的立场态度。
 
    既然云扬走了,正如他所说,四季楼无所顾忌,自己在这里,已经是危险至极,当然得马上就走!
 
    “如此最好!”云扬道:“我这个护卫乃是一等一的易容高手;老白。”
 
    白衣雪站出来:“公子,我在。”
 
    “你负责帮雷公子的易容,一定要尽善尽美,包括肤色,脖颈,手臂,手腕,头发,眼神,眉毛,等……甚至,连两眼之间的间距,这些都要与原先有所差异……务求天衣无缝,不留一丝破绽,能做到么?”
 
    白衣雪满脸尽是严肃的保证道:“公子放心,我保证完成任务,必然万无一失!”
 
    “记住一定要万无一失,我不允许出现万一!”云扬严肃的道:“之后你须得要亲眼确认到雷公子安全无虞!否则,你也就不用回来了。”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八十三章 出行!
 
    “公子放心,属下必然竭尽全力,保证完成任务!”白衣雪激昂慷慨的道:“若是雷公子此次归程受到半点损伤,属下提头来见!”
 
    “不要你提头来见,只要雷兄万全,这个才是重点,听明白了么!?”云扬点点头,又再郑重嘱咐道。
 
    雷动天心中感激更甚。
 
    他当然看得出来,这个老白的实力不过天境六重天,平日里根本就不在自己眼中,但却已经是云扬这边修为最高的护卫。
 
    这个护卫的修为,不入自己眼是一回事,但决不能算低,即便是在家族中,也可排到中游,而这样的高手,在天玄大陆更是顶峰级数,还要更在四季楼五大尊者之中的刀尊者之上。
 
    可说是云扬的保命底牌。
 
    云扬出行明明也有危险,但为了自己,却能够毫不犹豫的派出了他护送自己!
 
    这份兄弟情谊,简直就是感天动地、何能不动容?!
 
    “兄弟,一路保重!”雷动天感动的转头。
 
    却正看到云扬眼神真挚的看向自己:“雷兄,千万保重!”
 
    雷动天重重点头,眼中含泪。
 
    “我走了!”云扬转头而出。
 
    身后,雷动天不断挥手,神情惆怅。
 
    他很明白,真的很明白,若不是因为自己的缘故,云扬的大师兄还有未婚妻小师妹,又怎么会被四季楼的人抓住?那是说什么也不会发生的事情!
 
    说到底,还是自己连累了云扬,更致令其亲人朋友身陷险地。
 
    但是,这还是机缘,自己与云扬的缘分,云扬是注定要成为自己炉鼎的男人,他为自己付出,自己感动是一回事,但这是苍天赐予的机缘,天予不取,便是逆天,天都是站在我这边的!
 
    我果然是天之骄子,苍天庇护,永不蒙尘!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在一旁的老梅还有方墨非,努力地板住了脸,当真是用尽了全身修为,这才止住了几乎要爆笑出口的笑意。
 
    大师兄?
 
    小师妹?
 
    神特么大师兄小师妹,咱们家公子,连师门都木有!
 
    只不过这谎话实在是信口拈来,端的声情并茂,让人深信不疑,没看到雷动天现在已经感动德快要剖心剖肺、尽诉衷肠了么?
 
    方墨非感到自己跟随云扬越久,沉定功夫越是退步,往昔在森罗庭练就的面具脸早已破功不说,连最后一点点的淡然淡定都随时不存,这样的氛围,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才好了!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一阵风起!
 
    天唐城这段时间以来,一直阴呼呼的天空,突然间风云翻涌,风声急速的增大,呼呼的劲吹;满城旌旗,亦因骤增的风势呼啦啦地飘扬了起来。
 
    天空中,风卷白云,白云舞风,迅速远去!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早已在留意天象变化皇帝陛下急疾踱出御书房,仰头看看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:“那该是风尊动作了,是不是去接朕的小孙儿了?肯定是的,但愿这家伙能够动作快一些,越快越好。”
 
    皇帝陛下心下可是满满的期盼。
 
    但在元帅府中端坐的秋剑寒却绝对不是这么想的。
 
    风尊之前说过,要两三天才再过来听自己消息;听了自己消息之后,才会去接孩子。这个过程肯定不会变更,必然会走!
 
    那也就是说,现在风尊离开,绝对不是去接孩子,而是另有别的事情要忙。
 
    时间还没到。
 
    而看其搞出的这么大阵仗,甚至不惜暴露风尊本身功法,暴露行迹的催动风云,扬长而去……绝对是去做大事,而且……目的地应该是在很遥远的地方!
 
    但这样一来,原定的两三天期限,风尊只怕就要回不来了!
 
    甚至多长时间能回来,也是说不准的事情。
 
    “你丫的在这个节骨眼干嘛去!?不知道这边着急么?”
 
    秋老元帅跳上房顶,不顾仪态,破口大骂:“你这混蛋,你这是要干什么!?你你你……你将这么大一个烂摊子丢给老夫你却一走了之,老夫如何交代?!你知不知道那边早已等不及了,更不是那等得了的狠角色,动辄就是要出人命的好吗?!”
 
    老头这会当真是急眼了,急的浑身大汗,浸透重衫。
 
    你要是在约定时间里回不来,老夫怎么向那个早已不耐烦的皇帝陛下交代?
 
    这回是真的要了老命了。
 
    之前还只是一个消息,就折腾得老夫差一点三魂七魄丢了一半,这会你拍拍屁股走了,迟迟不回,老夫还不得被皇帝陛下蹂躏死啊?!
 
    你不是土尊的兄弟么,你咋就不能体谅一下一位父亲急于见到儿子的儿子的迫切心情呢?
 
    什么大事不能等你应付完这个父亲再去处理,就急于这么一时半刻么?!
 
    然而天空中唯有风声呼呼,心急如焚去意至坚的风尊却又怎么能听到老元帅的疾呼?
 
    他现在的唯一心念,就只在于另一位父亲,另一个为了儿子拼尽残命的父亲!
 
    莫说一时半刻,就算只得一息一刹那,云扬也不愿意再等!
 
    也等不下去!
 
    那边已经命在顷刻啊。现在过去都不知道赶得赶不及。
 
    云扬一路风驰电掣,全速赶路,及至下一次展露身形之时,赫然已经是正午时分!
 
    而云扬面前,乃是一条大江。
 
    此处距离天唐城,已经有三千七百里之遥!
 
    面前江水浩浩荡荡,目测江面起码也得有数百里宽。
 
    月魂江!
 
    相传这条江乃是月亮魂魄所化,但凡月光回应到的地方,这条江就能流到。
 
    只要月亮还在当空闪烁,这条江就能永远存在!
 
    “久违的月魂江,接下来只要顺着江水走下去,彼端就是紫幽帝国了。”
 
    云扬站在月魂江边,看着仍旧悠悠的江水,一泻千里而下,眼神中不由有一瞬间的失神。
 
    曾经有多少次,兄弟九人在江边聚会?
 
    又有多少次,战后在这里收拾归程的行装?
 
    犹记彼时,老大就站在自己当前立身的这块大石之上说道:传说天玄大陆,不
上一篇:四季楼虽号称天玄大陆势力第一但其行事手段无所不用其极
下一篇: 但云扬之所以会用差不多忽略不计这个形容词来形容月魂江中的鱼